公司历史

1940年,Laerdal Medical 从一个小型的出版公司起步,专门生产贺卡和儿童书籍。进而迅速发展到木制玩具的生产。并在50年代早期首先倡导使用软塑料作为原料,Laerdal 制作了数百万的个逼真的洋娃娃和玩具汽车。

 

从生产玩具中获得的经验为制作创伤仿真模型打开了一扇门,急救和急诊医学在培训方面的重要性成为我们发展的主要领域。一个死于19世纪末的女孩成为我们焦点转变的象征。
 

塞纳河少女

19世纪末,在法国巴黎的塞纳河畔,人们发现了一具年轻少女的尸体,由于没有发现任何暴力致死的证据,人们推测她可能是自杀。因为无法确定她的身份,人们为她制造了一副面具。少女那娇弱的美丽和天使般的微笑,更为她的死因蒙上了谜一般的色彩。

 

由此,诞生了许多描述塞纳河少女之谜的充满罗曼蒂克的故事。其中之一传述的是:她是为了无法实现的爱情而徇情的。这个传说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欧洲,同样,她那天使般美丽的面像,也被人们广为复制。
 

从面具悲剧到生命之吻

1950年,当挪威斯塔万格市的奥斯蒙德思赖尔丹先生(Mr. Asmund S. Laerdal) 开始将塞那河少女面像成功的运用于人工呼吸模型的训练上时, 人们对塞那河少女在几十年后又有了新的发现。

 

惋惜于塞那河少女那年轻而短暂的生命,奥斯蒙德思.赖尔丹先生委托知名的雕塑家爱玛.马西森女士为他的新产品:复苏人体训练模型制作一副面具,并将她命名为:复苏安妮。
 

好心的撒玛利亚人

随着复苏安妮模型的问世,公司开始致力于在复苏和急救领域的发展。玩具的生产开始不再重要,接下去便需要一个能够反映我们使命的新标志。

 

成为我们象征的图象是一个很古老的标志――好心的撒玛利亚人。我们的标志蕴涵着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一位与众不同的撒马利亚旅行者倾其毕生时间和精力去拯救那些素昧平生的人。他的态度、热情和行动激励着我们所做和发展的每一样事情。
 

几十年的发展

在60年代,院前急救医学开始被视为高级医院治疗的扩展。为了将这些想法进一步付诸实践,挪度医疗开发了便携式的通气和气道管理器械,并开始了开发以辅助培训为目的的器械的传统。

 

Laerdal 基金会于1980年成立,致力于医学研究的发展。多年来他已资助了大量的教育、科研和出版项目。

 

在80年代,人们开始意识到早期除颤能够明显提高院前心脏停搏的的存活率。同时也触发了我们开始研发HeartStart半自动除颤起搏仪,这可以使救护人员只需要短时间的培训就可以掌握这一种拯救生命的技能。
 

在90年代,我们开发了颈托,可以使那些脊椎受伤的伤员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2000年1月,Laerdal 收购了美国MPL公司,将业务开拓至不同阶层。公司现在称之为Laerdal Texas(挪度德克萨斯),生产的旗舰产品是SimMan。通过收购MPL,打开新的销售渠道和分销体系,而且,与Laerdal在纽约的组织的紧密合作,更加强了公司在美国市场原本已强大的地位。
 

Laerdal 持续的拓展和创新产品的开发继续主导着市场。2002年, Laerdal开始与以丹麦为基地的Sophus Medical合作,以探究互动式医学培训产品。2003年Laerdal正式收购Sophus Medical,现在称之为Laerdal Sophus。公司引领了计算机模拟培训的领域,2004年上半年,推出了涵盖院前、院内和军队的模拟医学教育的培训程序。

 

另一方面,Laerdal 研发虚拟培训系统(virtual reality),使有关型模拟培训的产品线更为完整,2004年底,Laerdal购买了知识产权和把一组称之为SimQuest 的队伍转送到Laerdal,这一小组现在叫做Laerdal DC,将进一步研发一系列虚拟产品,第一个产品 - 静脉注射手臂 - 已经在2004年夏天推出。
 
为了加强急救设备产品组合和公司在这一产品领域的地位,在2003年6月,Laerdal收购了STI。这一收购使我们有了一个更加完整的急救设备产品线,现在已经能够提供关于插管固定和更广泛的脊椎固定的解决方案。2004年3月,Laerdal在中国的工厂正式成立,这一工厂的建立,使得Laerdal公司不但能够给远东市场带来广阔前景,而且也为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做好了准备。
 

致力于多样性

今天,Laerdal Medical 致力于拯救生命的产品包括CPR培训,气道管理,高级生命支持,脊椎固定,创伤培训,监测、除颤、基础、中级和高级的模拟病人,计算机模拟培训和虚拟培训产品。